“农村普通高中课堂学习方式的转型研究”课题实验报告二

作者: 来源: 发布时间:2009年11月05日
 

“农村普通高中课堂学习方式的转型研究”

课题实验报告二

“高中课堂学习方式的转型研究”课题组

一、前言

为了从文化转型的角度研究新课程改革中农村普通高中课堂教学模式,包括价值取向、教学方式、学习方式、思维方式、教学过程等方面的转型,并在此基础上试图构建(或提出构建)农村普通高中“探究—建构”型的课堂教学文化,“新课程改革中农村普通高中课堂教学文化的转型研究”课题组以如东县双甸高级中学这样一所南通市级农村完全高级中学为实验基地,以今年秋季开始新课程的高一年级作为新课程课堂教学文化的研究对象,展开实验活动。为了探索“探究—建构”型课堂教学文化构建的原则、方法和评价,“农村普通高中课堂学习方式的转型研究”子课题组决定以高二、高三年级作为传统课程课堂教学文化的研究对象,进行对比观照分析研究。

二、调查对象和方法

本次调查紧紧围绕“探究—建构”型课堂教学文化的先进理念,主要调查新课程推行过程中高二、高三教师的教育教学理念、教学方式、思想困惑等制约和影响农村普通高中课堂教学文化转型的因素。调查方法采用随机抽样电脑问卷方式,结合访问、座谈等方式,电子数据统计。

三、调查结果与分析

表格1(%)

接受新课程培训与否

了解

熟悉

有钻研

高二教师

63

32

5

0

高三教师

80

17

3

0

表格2(%)

课程改革的必要性

大力推行

小心而为

走过场而已

没有必要

高二教师

5

43

16

36

高三教师

5

68

14

13

表格3(%)

对课程改革的信心

充满信心

形式上的成功

以失败而告终

取决于高考制度的改革

高二教师

0

4

7

89

高三教师

0

6

2

92

表格4(%)

课程改革的适应性

社区文化背景

学生年龄特征

学校级别

学科性质

高二教师

24

32

39

5

高三教师

16

23

48

13

表格5(%)

影响课程改革的因素

领导决策

生源素质

硬件设备

教师素质

高考制度

高二教师

43

6

0

5

46

高三教师

43

3

0

12

42

表格6(%)

课改的成败关键

教材

教与学的方式

教育教学主管部门

教师

其它

高二教师

14

8

54

24

0

高三教师

0

9

46

18

27

表格7(%)

课程改革与高考的关系

与高考无关

促进高考

影响高考

必须与高考同步

高二教师

0

8

13

79

高三教师

0

6

11

83

表格8(%)

对课改理念的认同

先进

过于概念化

更换名词术语而已

不合实际

高二教师

0

28

4

68

高三教师

0

24

3

73

表格9(%)

教学方式的概念意识

有概念意识

重在教的方式

重在学的方式

要灵活运用

可以模式化

高二教师

15

52

8

25

0

高三教师

11

57

13

19

0

表格10(%)

对当前教学组织形式的认同感

还凑合

不满意

需要改革

维持原状

高二师生

8/11

0/3

40/86

52/0

高三师生

14/6

0/6

39/88

47/0

表格11(%)

课堂组织形式的认知

维持班级授课制原状

重建学习小组

实行选修重组制

实行小班制

高二师生

48/0

23/39

17/42

12/19

高三师生

56/0

31/41

3/37

10/22

表格12(%)

对选修课程的认识

可以尝试

难以实行

要与高考同步

要受管理水平与硬件限制

高二师生

37/89

21/0

30/0

12/11

高三师生

42/92

18/0

30/0

10/8

表格13

对学生“自主、合作、探究”的信心

难说

要与管理同步

充满信心

高二教师

3

89

8

高三教师

4

91

5

(一)教师

绝大部分高二高三的教师没有接受过新课程的培训,对于新课程的思想十分模糊,对于对于教学方式的内涵也不甚清晰,对于课程改革的推行畏首畏尾,仍将大部分注意力投掷于高考,以分数为目标,满足于“一张嘴,一支粉笔,一本书”的传统经验教学模式,以“对学生负责”为依托,坚信传统教学模式仍可获得高分,只顾眼前的现实利益,不顾学生未来发展的过程、方向及结果,相信经验,相信传统管理出效益。

从日常教学过程及现象来看,就拿语文学科来说,对于利益的追逐和普遍浮躁的的社会心态导致语文异化,多方利益的趋同,以及社会功利心态的日益膨胀,使得语文不由自主地进行着关联交易,它成了学校晋级的武器、老师高薪的依据;它既承载了家长和学生的希望和未来,又负荷着他们的痛苦和无奈。

各种各样的测试题替代了课文赏析与领会,语文教学方法和方式被测试所取代,人文价值、文化底蕴流失,充满人性之美、最具趣味的语文变成枯燥乏味的应试训练。

长期以来缺少一个教师终身学习与进修的机制,缺少一个科学客观评估教师观念落后、知识结构陈旧等问题日益突出,许多教师基本上靠一种教学的惯性来工作,苦苦支撑着课堂。

教师的传统教学观念根深蒂固,这种观念历经长时间的内化,已成惯性思维,已经转化成了教师的教学自觉,成了教师生命的一部分。

新课程对一线教师提出了更高的要求,更大的挑战,教师需要更多的时间和精力充电,投入学习,需要与学生共同成长,以形成富有鲜明个性的教学风格,养育极具文化品位的语言表达,挖掘改革创造的课堂智慧。

(二)学生

处于一定文化环境和教育环境氛围中的学生,其固有的学习习惯和思维方式在面对课改时无所适从,对教师的教学方式无动于衷,只对高考分数持关注态度,而对适应未来社会的确程度以及终身学习机制的形成置若罔闻,只是对新课程这个新生事物表现出了几许好奇心。

学生在压抑、憋闷的课堂中聆听老师的不厌其烦的讲解和灌注,完全遵从老师,依赖老师,取悦老师,忍受老师,这样的课堂毫无平等可言,毫无自信可言,毫无自由可言,毫无民主可言,毫无尊严可言,毫无情趣可言,毫无生命可言,真是教得辛苦,学得痛苦,收得凄苦。

(三)管理

学校硬件跟不上课改要求,教师素养跟不上课改要求,学校将更多精力投放在与学校生存密切相关的搬迁及晋星等事情上,强调与高考成绩密切相关的精细管理,对教师培训和课改推进缺乏热情,仅以应付上级检查为基准。绝大部分领导是应试教育的受益者,许多领导坦言,高考制度不改革,课改必将流产。

总之,传统的教学方式以传授知识为主,以教师讲授为主,以课堂学习为主,学习活动成了知识技能的生硬记忆、机械训练过程。学生成为了接受灌输的对象,被剥夺了学习的自主权,也阻碍了主体生存能力及情感意志品质的全面发展。让每个师生以民主平等的心态进行交流、对话与合作在这里成了一句空话。固然,改革学生的学习方式,就是要改革教学活动中普遍存在的教师单向传授知识的局面,尽可能地调动和整合学生的行为、情感、认知、社会化等要素,推动学习任务的完成,促进学生的全域发展。这就要求从单一的被动的学习方式向多样化的学习方式转变,而不是从旧的单一走向新的单一。力求扬弃这种传统、单一的学习方式,探索生动活泼又适应学生个性特点的多样化学习方式,既是课程改革的阻力,也是压力和动力。

四、问题与思考

一、以全面推进素质教育为目标的课程与教学改革正在全国各地热火朝天地展开,其先进的理念和美好的前景正为世人所关注,与课程改革同行已成为有识之士的共同行动。新课程改革强调,“学生应通过研究性学习,构建一种积极的、生动的、自主合作探究的学习方式” 。《语文课程标准》更是明确指出,“要大力倡导自主、合作、探究的学习方式” 。目前,文化教育发达地区已捷足先登,大张旗鼓地从理论探析、模式建立、实践操作等各个角度展开了研究。笔者认为,“自主、合作、探究”作为一种教育思想加以研究运用是可以的,但作为一种模式而存在,其实施需要谨慎而行。

二、随着社会经济的飞速发展,竞争已经成为这个社会的生存法则,而有竞争就必然有考试,高考运行机制正随着教育事业及社会各项事业的健康发展而日趋完善。由于体现了公平、公正、公开的原则,它已经成为我们这个社会不可或缺的有机组成部分。高考也是迄今为止唯一通行全球的、为大多数人所认可的选才方式,并且也是衡量社会文明程度的标志。现行高考竞争机制究竟在何种时空范围内继续存在,目前还很难预料。在我国,教育已经成为一种产业,成为经济振兴的催化剂,成为商贸流通的链条。社会各界对高考的密切关注使得高考竞争愈演愈烈。从教育教学的角度来说,高考仍将是我国大面积、全方位选拔人才的有效手段,高考成绩必然是普通教育教学评估的重要依据,按高考升学率及考生考分排列学校、班级利教师的名次这一现象仍客观存在,高考竞争所引发的负面效应亦在所难免。由于劳动人事制度、社会发展水平及其特点、政治经济文化的发展需求以及传统教育观念对学校教育的客观影响,高考已经成为指引教育教学发展主向的一根无形的指挥棒。

三、高考是学校的生命线,是学校生存和发展的唯一动力,而高考成绩的获得已和教育教学的严密而规范的管理紧密联系在一起。由于实行严格的全日制封闭式管理,学生自由支配的时空已没有任何余地,早自习、晚自修、午修时间、双休日甚至包括寒暑假都被安排成课时,按照一定的比例分配给相关教师,教师必须在规定的时间内到班辅导,从而获得相应的课时津贴。自主学习是指由学习者亲自参与确定对自已有意义的学习目标,自己主动制定学习进度,并且参与设计评价指标的学习。在自主学习方式下,学习主体要能在学习过程中顺利完成自我监控,如此要求可谓高矣,它必然要求各学校打破原有的课程运行机制,然而,上述严密而规范的管理,只会使学生的自主学习名存实亡。

    从教育管理者和教育一线教师这个角度来说,高考这根神经已经绷得很紧了,尽管有关部门提议,对于课程改革,“要在高考、中考、教师、课程设置等方面给予政策保证”,但是,哪位领导或教师敢以高考升学率以及与此密切相关的学校生存作赌注!

    眼下,文化教育发达地区已经形成自己完备的教育教学管理模式,从校长、主任、年级组长、备课组长直至班主任,皆以高考为目标实行层层连环管理,严格执行集体备课制,按照有关标准进行定期检查,教师的每一步改革创新都将受到严峻的挑战。探究学习是指让学习主体从学科领域或现实生活中选择或确定一个主题,通过学生自主独立地发现问题,搜集材料,分析论证,最终解决问题的学习方式。这种学习方式必然要求各学校能够形成自己文化特色的校本课程,必然要求教师能够充分展示自己的学术专长和业务潜能,要求学校和教师在课程选择和组织方面具有充分的自主权,以适应学生的个性差异。教师的科研都已危机重重,更何谈学生的探究学习?许多科研课题从获得立项权限之日起便处于停滞状态,永无结题之日,教育科研名存实亡,实际上成为粘贴在各种以高考为基础和方向的考评面膜上的一块标签。

    目前,全国各级各类学校正处于生源高峰期,生源足,生源素质参差不齐。对照班级授课制的要求,每校每年级每班人数己远远超出科学数据所规定的要求,而教育主管部门对班级设置有明确的数额限制。每增加一个班,整个学校的人力、物力、财力就要作相应调整,否则便会引起极大的混乱,确实到了“牵一发而动全身”的地步。在一所几百人甚至上千人的普通高级中学,在一个超过六十人的庞大集体中实施“自主、合作、探究”学习,其管理难度可想而知。校本课程的开发以及课程选修制度的实行谈何容易!而这一点难以保证,“自主、合作、探究”学习必将流于形式。

长期以来,全国各地课堂教学普遍实行班级授课制。作为课堂教学的主要形式,班级授课制的实行正是为了发挥教师的主导作用,经济有效地大面积培养人才,正是为了严格管理教学,使教学有目的、有计划、有组织地进行。学生生活在班级集体中,有共同的学习目标利共同的学习活动,可以互相观摩,共同切磋,相互启发,彼此帮助,这有利于发挥集体教育作用。从这个意义上来说,“自主、合作、探究”的学习方式与班级授课制下的课堂教学并无不可调和的矛盾。合作学习是指学生主体在小组或团队中,为了完成共同的任务,有明确责任分工的互助性学习,而班级授课制为之提供了良好的环境,班级授课制的优越性已为教育教学实践所证实,这样看米,提出“自主、合作、探究”的学习理念是不是忽视了班级授课制的存在?

四、更为重要的是,笔者以为,“自主、合作、探究”学习方式的可行性最起码应该考虑到以下几个方面的问题:

第一,社区文化背景。

由于社会经济发展水平和历史发展背景不同,各地区文化水平和文明程度也有相应的区别。学校就是一个小型社会,学校级别不同,城乡地域不同,各学校内部文化氛围和人文环境也不尽相同。试想,如果把魏书生的教学模式迁移到不同文化背景下会产生什么结果。“自主、合作、探究”学习方式显然也有其环境适应性,它的推行和实施必然要受到当地社会有关部门、社会各界人士以及学生家长的制约。

第二,学生年龄特征。

根据各级各类学校的不同任务、目的、要求而形成的“六三三”学制显然考虑到了青少年学生的年龄特征及其身心发展规律。当今世界,社会经济的飞速发展使得学生的生理、心理、社会认知水平的发展极不平衡,生理发展水平远远高于心理和社会认知水平的发展。对于自我意识高度发展、抽象思维逐步形成的高中生来说,其学习自觉性、主动性和积极性并不平衡,“自主、合作、探究”学习方式容易导致学习过程的不可控状态。从某种意义上来说,“自主、合作、探究”学习方式更适合于自我意识相对较弱的小学生和自控能力较强的大学生。新课程的推行和实施并不排斥学生基础知识和基本技能的发展,高中教育仍属于基础教育阶段,它和以定向性、专业性、系统性为特征的高等教育的发展趋势毕竟不同,与科研人员的科学研究更是相差甚远,“自主、合作、探究”学习理念必须考虑其现实意义。

第三,办学条件和生源质量。

不可否认,由延续多年的招生机制而形成的学校规模、物质条件、办学水平及生源质量具有明显的层级阶梯性。很显然,“自主、合作、探究”学习方式的完美实施必须有较好的办学条件支持和生源质量支持。新课程下“自主、合作、探究”学习必然要求打破年级、班级的固定界限,实行课程选修制,某些专家甚至建议高中学生可以跨校选择课程,直至与大学接轨,这在目前恐怕是天方夜谭。

第四,学科性质。

语文学科强调材料积累、语感养成、情感体验和思维发展,但其知识技能不像理科那样具有严密的科学体系,语文课程的基本结构还在建设过程中,语文学科松软的主体性和灵活的边缘性容易使工具性与人文性对立起来,也容易使自主学习和合作学习对立起来,其探究性显然不如理科,这给实际操作带来困难。

    综合起来考虑,“自主、合作、探究”学习方式忽视了作为教学过程的组织者、引导者和促进者的教师的主导作用,忽视了班级授课制的组织功能和历史意义,忽视了社会、政治、经济、文化发展的实际,也忽视了民族心理和文化背景的深沉影响,很难达成以全体学生多种素质全面主动和谐发展为宗旨的素质教育的根本目标。

在高等学校招生考试制度改革与基础教育课程改革并未完全同步和相互衔接的情况下,在课程改革到底是政府行为还是教育者个人行为的问题还未讨论清楚之时,在以过程性评价为特征的考试评价机制尚未完全建立起来之前,广大教师,特别是青年教师,对“自主、合作、探究”学习方式的构建要考虑到以上背景及相关角度。我们的每一步改革都要在市、县、校教研室的理论指导下,要在县、校领导的大力支持下,在班主任的积极配合下,稳妥扎实地展开。同时,我们必须认识到,只有把科研的中心放在寻找和探究“自主、合作、探究”学习方式与高考竞争机制的契合点上,才能真正地把课程改革引向深入,并获得预期的效果。我们既不能盲目冒进,也不能能踌躇不前。

五、对于语文学习而言,在目前的形势下讨论“言语”还是“语言” 、“习得”还是“学得”等概念性的东西显然毫无意义。实际上,我们现在需要的不是方法、模式、理念,这些东西从古代的启发教育到当今社会的“三主四式”教育,从外国的“范例教学” 、“发现教学”到中国的“情境教学” 、“课堂六步教学” ,从“全面发展教育”到“素质教育” ,从“研究性学习”到眼前课程改革背景下的“自主、合作、探究”学习,从过去的“启发”到现在的“探究”,从以前的“体悟”到现在的“建构”,真是五花八门,应有尽有,不一而足。欧美上世纪五、六十年代的东两由于翻译术语不同,从而改头换面,到了现今的中国又成为新鲜的玩意儿。上海钱梦龙先生的“教师为主导,学生为主体,训练为主线”的语文教学思想其应用价值已经被实践操作所证明,但关于课堂教学过程中的“师”“生”关系和“教”“学”关系最近又有了新的提法,是基于教育教学实践得出的必然结论,还是闭门造车、标新立异性质的自创词汇,不得而知。

    事实上,我们现在最需要的是基于有关理论的有关模式、方法的实际操作空间。而有关各级主管部门一味地在各种报刊杂志上、各种性质的报告中要求教育工作者,特别是广大一线教师转变教育观念,从而置高考竞争机制于不顾,这显然是唯心主义的,有关模式、方法的实践和操作也必将是形而上学的,其最终结果必然走向新的教条主义、形式主义和虚无主义。

“自主、合作、探究”教学模式带有明显的由西向东的移植痕迹。中国教育是否存在问题,或者问题到底有多深多广多重多大,到底因何标准而衡量得知,特别是语文这门学科,仅就目前的条件来看,似乎还是主观性分析多于客观定量证明。中国教育问题是不是仅止于教学模式或课程问题,目前尚无定论,“自主、合作、探究”教学模式是不是语文学科的“救命草”,恐怕任何一位高明的课程专家、学科专家、教育学家、心理学家以及教育实际工作者都难以肯定。“高考指挥棒”不仅指挥着高中教学,它的辐射面到底推及初中教育还是小学教育也未可知。而掌握“高考指挥棒”的部门是否掌握基础教育,基础教育到底有没有方向,有几个方向,“高考指挥棒”到底应该如何发挥指导作用,这些问题恐怕值得研究。

点击数: 【字体: 收藏 打印文章

联系我们  |  友情链接  |  版权声明  |  管理登录  | 
如东县双甸中学 版权所有  Copyright © 2008-2015  苏ICP备15031551号-1 
电话:0513-84611049  传真:0513-84614050 email:postmaster@rdsdzx.com
地址:江苏省如东县双甸镇百兴路11号